8月17日晚间,药明生物(HK2269,股价67.95港元,市值2898亿港元)发布2022年上半年财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72.1亿元,同比增长63.5%;毛利34.1亿元,同比增长48.6%,毛利率为47.4%;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为25.4亿元,同比增长37.6%;公司预计2022年实现自由现金流转正。

  药明生物称,尽管2022年上半年出现了生物科技领域投资放缓、子公司被列入“未核实清单”(UVL)和上海新冠疫情等挑战,但通过其综合一站式端到端CRDMO(合同研究、开发与生产)平台赋能客户和合作伙伴以及执行“跟随并赢得分子”战略持续发力,公司在报告期内保持了增长势头。

  8月18日,药明生物针对2022年半年报举行了业绩交流会,公司首席执行官陈智胜就公司经营状况、发展战略、财务指标等方面的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从项目上看,上半年药明生物新增59个综合项目,综合项目总数达到534个,再创新高,其中包括204个First-in-Class(同类首创)项,还有超过10个临床后期和商业化生产项目正在洽谈中。横向对比药明生物近年来的财报,还有一大趋势是,自2021年开启商业化元年以来,药明生物临床后期和商业化生产业务发展势头加快。截至报告期末,公司一体化赋能平台累计承载29个临床后期项目和14个商业化生产项目。临床后期和商业化生产收益同比增长63.5%,达到31.5亿,占2022年上半年总收益的43.8%。

  

  图片来源:药明生物中期业绩公告截图

  此外,针对公司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52.1%下降至47.4%的问题,陈智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释称,去年上半年因为疫情原因,公司对员工规模扩张有所控制,但为了长期发展,今年上半年员工人数增加了50%,人力成本大幅提高,所以很难维持去年的毛利率水平。但即便这样,药明生物的毛利率水平在行业内还是最高的。

  尽管交出了一份数据靓丽的半年报,但资本市场对行业景气度的隐忧始终存在,尤其是近期,CDMO(合同开发及生产组织)行业“产能过剩”的论调甚嚣尘上。不过,在陈智胜看来,药明生物不仅没有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产能不足甚至还成为限制业绩进一步放量的原因。“我们今年上半年业绩这么好,是因为我们的产能被充分利用了,产能释放的速度甚至快赶不上新增服务需求的速度了,所以去年收购了辉瑞中国位于杭州的生物药原液和生产基地、拜耳德国位于伍伯塔尔的生物药原液厂。这些基地也被成功地整合进入药明生物全球布局。”

  此外,药明生物还计划在新加坡投资建立一体化CRDMO服务中心,其中包括生物药研发服务中心和大规模原液及制剂生产厂。该中心建成后预计将在2026年新增12万升生物制药产能,公司规划总产能也将增至58万升。药明生物称,该CRDMO服务中心为公司夯实稳健的全球供应链网络提供有力支撑,将进一步巩固“全球双厂”战略。

  客观而言,随着近几年制药企业的蓬勃发展,不仅CDMO行业内部都在加速扩张产能,连不少头部Biotech(生物科技)公司也已不满足于自建工厂带来的成本压缩,在研发生产自己产品管线的同时,这些企业还将多余产能抛到了市场上,干起了CDMO企业的活。

  针对这一现象,陈智胜认为有几个原因决定了药企做CDMO难以成功:“一个是利益冲突,竞争对手不可能把药放心交给你;其次,知识产权保护,中国企业是一个团队两个牌子,那样的话不可能保护你的知识产权;同时药企和CDMO企业做事的思维方式不一样,用甲方的态度来做乙方的事是做不成功的。”

  陈智胜还表示,CDMO行业还是需要专注。他认为,CDMO行业是强者恒强:“未来全球CDMO市场前10家企业可能会占80%的市场份额,中国市场的话集中度也会比较高”。

  从药明生物的市场结构看,欧美仍然是药明生物的核心市场,而中国市场占比相对还较小。就今年上半年对公司收入的贡献率来看,北美市场为54.1%,中国市场的贡献率为24.9%,欧洲市场的贡献率为18%,其他市场的贡献率为3%。

  

  图片来源:药明生物中期业绩公告截图

  陈智胜告诉记者,目前来看,相比国内市场,欧美市场的CDMO需求会更为强劲,市场需求主要来自三方,包括创新药、生物仿制药以及跨国公司外包需求的增加。“国内主要是来自创新药。并且与国内企业更喜欢自建产能不太一样的是,国外公司更倾向于选择外包。”

  今年2月,药明生物两家子公司无锡药明生物和上海药明生物被美国商务部列入“未经核实名单”。据陈智胜透露,名单移除相关工作已经得到有效推进,其中无锡子公司已经完成检查,同时药明生物美国供应商已经获得批准可以向无锡子公司发货,上海子公司则还在等待进一步的检查。

  药明生物方面还表示,该事件未对公司供应链及业务运营造成实质性影响。自两家子公司被列入UVL以来,药明生物依然不断收到全球客户服务需求,其中欧美市场的需求尤为强劲。“今年上半年我们一半的新项目来自于美国,然后还增加了几十个美国新客户,可以说客户对我们的认可度完全抵消了中美贸易上这些噪音的影响。”陈智胜表示。

  2022年上半年,药明生物双特异性抗体、多特异性抗体、抗体偶联药物(ADC)、融合蛋白和疫苗等新兴业务迎来加速增长。据披露,截至报告期末,药明生物合计有16个疫苗项目以及76个ADC项目,另有84个双特异性抗体项目,以上业务也被视为是公司业务发展的新一代增长引擎。

  据了解,对于部分构成较为复杂的药物,如ADC,其制剂中的细胞毒药物和裸抗分属高活性小分子和大分子,两者生产均有其特殊性,很难在同一家生产企业中实现,这对于企业在生产过程中的供应链管理及合规性是极大的考验。

  对此,陈智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ADC是一个比较新的领域,而且又是结合大分子小分子,所以你需要小分子的能力,又需要大分子能力,所以是更难的。而且做ADC项目本身就难度要更大,所以基于这个原因,ADC公司自己建厂的很少,很多跨国公司ADC都是外包,所以变成80%的ADC项目都是通过CDMO企业推进研发进程。”

  2021年,药明生物与药明康德(SH603259,股价90元,市值2661亿元)子公司合全药业宣布成立合资公司药明合联(WuXi XDC Cayman Inc.),专门负责抗体偶联药物等生物偶联药物的CDMO业务,在陈智胜看来,药明合联的主要优势就在于其一站式服务,“我们的一站式服务在上海、无锡等周边区域就可以完成,供应链顶多就是100多公里,而(其他企业)的ADC供应链动辄数万公里。”也正是基于这一优势,陈智胜估计,药明生物关于ADC药物的CDMO业务已占据全球市场将近30%的份额。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401502964

作者 tb888akk1